Meyi

主要為瀏覽作品,偶爾抒發心情,記錄隻言片語。

無論如何,都不能夠自我怨懟、懷疑自我、以及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後悔。
 自身就是自己最堅強的後盾,福禍與共。


即便如此...有時候我也還是需要有人告訴我,路的盡頭是否有光?

昨天偶然遇見一位故人,交流了彼此的近況之後,被斬釘截鐵地說「妳一定會後悔的」。

我回想了一下這段日子的所作所為,發覺除了被我有意無意忽略的本職之外,其他像是家庭、工作、朋友方面,似乎都沒有懈怠或是疏離;

工作和累積生活經驗之類的,我也都有好好把握每一次難得的機會,去闖練學習等等;想想,其實還挺充實的。

這也似乎能夠解釋,為何在聽到這樣評論的當下,儘管有些疑惑,但我還是當作來自友人溫柔的關心吧。

沒有去考取成為一位老師相關的執照,是否意味著虛度時光?

沒有依照進度完成論文,就代表沒有好好地生活?

於我,答案肯定是否定的。


或許我不是稱職的研究生,但我的確是有好好地在過日子。...

所謂的「強大」並沒有既定的標準。

當我遇見難題時,總會自然而然在腦中描繪出某個人強大的身影,
而我在模仿他/她的言行舉止、以及可能出現的應對進退時,
很神奇的,我就有了面對困難的自信,以及說不出來的安定感。
我想,強大對我而言,就是能夠令人感到安心的存在。

感謝那些曾經一路支持我走到現在的可敬人們,
也期許無論現在、過去或未來,我也能夠成為他人強大的力量。

文字確實是可以帶給人們幸福的─致阿灼

剛把新收到的《生死契闊》好好地包上書套,我才真正地鬆了一口氣;

我有一個習慣(或是可說是執著?)我重視的書籍,一定包上書套才能夠放心閱讀。

  不過在我成功見到傳說中的《契》先生之前,我拆了四層的重重包裝;拆著拆著,突然間有點想笑,究竟是因為期待的關係,抑或是感受到作者的誠意?拆包裹不過是短短幾分鐘的時間,我的內心已經轉了好幾種思緒。

  這或許也是阿灼的魅力吧。

  阿灼不是我一開始迷上業渚時最先注意到的創作者,可說是我創辦LOFTER後才發現的。回想起來,我不太記得當時究竟先點開的、讓我淪陷的到底是哪篇,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之後有好幾篇作品,當中的橋段和文字陳述,都讓我不時憶起、難以...

每每我選擇相信,並不代表我所承受的欺騙或是傷害會比較少;而是我認為,這樣和他人相較之下,或許我更接近一些人性的溫暖與良善。

溫柔有分成很多種方式。
其中一種就是,即使我並不能真的懂你的感受,我還是會對你說「我懂」,並且努力地想了解你的想法、耐心的等待你將每一寸感受化為具體的言語。儘管有些笨拙,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花這樣的時間和力氣陪伴。
能被如此溫柔以待,何其有幸。

不可能毫無迷惘。
但就如同方塊步基礎又單純的前進、交叉、後退、再退一般,
一直重複簡單原地踏步的同時,似乎安全感和勇氣也不知不覺萌生。
若覺得迷惑,暫時待在原地,重複做些熟悉的事累積自信也不壞。

即使價值觀被挑戰,還能夠堅定不移的秉持信念嗎?

在名為善意的糖衣包裹之下,又蘊含了多少人情壓力,以及自我滿足。

©Meyi | Powered by LOFTER